无锡市神州保安服务有限公司

18118912358

无锡市神州保安服务有限公司

地 址:无锡市锡山区芙蓉中三路128号

联系人: 高先生

手 机:18118912358

邮 箱:752283142@qq.com

网 址:http://www.wxszba.com

新闻详情
首页 > 新闻 > 内容

无锡保安公司跟您分享北大保安的故事(二)

编辑:无锡市神州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时间:2018-04-25

  无锡保安公司小编与您分享更多北大真实励志故事。

  大学生来北大当保安考研,在刘政之前,有成功者甘相伟。

  2007年夏天,为心中念念不忘的“北大梦”所牵引,湖北广水人甘相伟在大专毕业后,辗转两年,终于来到未名湖畔。偶然发现北大有保安学习的传统,对于一些刻苦求学的保安,队里也会尽量安排到适合学习的坐岗和夜班。

  甘相伟动心了,他立即辞掉打工子弟学校的教师工作,第二天就到北大当起了保安。一年后,通过成人高考如愿考上北大中文系,一边站岗,一边听课,直至2012年毕业之际,将自己的经历写成《站着上北大》一书出版,并请时任北大校长周其凤写序。甘相伟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,激励了很多后来人,包括曾对大学教育失望的夏颖涛。高考时,夏颖涛想学技术,放弃考本科,而去读了高职专科,学计算机。他求知欲强,嫌老师讲课慢,一口气自学完所有课程,到了大二,觉得在学校再无别的可学,一时冲动,退了学,进入社会“长经验”。

  2016年8月,夏颖涛辞去酒店服务员工作,决定北上。从青海去北京,近2000公里,途经内蒙古,在那里,夏颖涛偶遇了已是保安公司老板的甘相伟,当时他不知道甘相伟的经历,只记住了他一句话:“你去北京的话,一定去北大看看。”一个月后,抱着学习和玩的心态,夏颖涛来到北大,成为了南门的一名保安。

  从同事口中得知甘相伟的事迹,又看了他写的书,既敬佩又羡慕,“如果我也能像他那样,多好。”曾认为文凭无用的他,萌生了重新考学的念头。

  他开始去旁听一些计算机专业的课,“听得很认真,一点就通”。以前读书时,他轻松“黑”进别人的电脑,与北大计算机专业学生交流后,发现他们更厉害,“黑进去之后,还能在里面编程序”。但坚持听了两个月课,夏颖涛就放弃了。随着保安人员减少,学校人流增多,需经常加班,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,根本没时间学习。他的同事小熊来北大三个多月,一直没有时间去哪里玩,有次下午三点出去,六点就被叫回来加班。

  刘政刚来北大时,也被安排为站岗,不值班时,也得待在宿舍备勤,外出要请假,定时点名,而宿舍吵吵闹闹,并不适合学习。“何况应试教材本身很枯燥乏味,没有安静的环境和大量的时间,根本就看不进去。”站岗三个月后,刘政就申请调到教学楼驻守,工资低点,相对轻松悠闲。

  但夏颖涛不愿意去里面坐着,他宁愿站门口,看人来人往,什么人都能遇到。看的人多了,能分辨出哪些是老师,哪些是职工;三人行,只需一眼,大概就知道,谁可交朋友,谁可能话不投机。

他评价自己,继承了父亲的聪明才智,也继承了小叔的调皮捣蛋,偏偏没继承大伯的脚踏实地。保安这份工作终究单调。他打算两个月后辞职,去计算机工厂上班,回归技术,从每一个零件学起,致力成为计算机专家。至于考学,一年后再准备,“先把学费挣了”。

  像夏颖涛这样慕名而来的保安不少,“大部分人是冲着北大来的”,但能长期坚持学习并自考成功的,据他所知,身边就一个同事,老许。

  老许常年值夜班的习惯,为学习而养成,现在学业荒废半年了,也没有调过来。他喜欢夜晚的安静。在家乡吉林松原,他就爱看星星。北京看不到星星,他就看月亮,一个月看一回,从月圆到月缺,从西边到东边,曾经贫富起落,如今在这恒定不变的轮回中,找到了内心的平静。

  很多同事不知道,初中都没毕业的“80后”老许,曾是个拥有数百万身家的老板,手下好几个大学生。他并不觉得自己那时多有钱,顶多算个中产,手里钱最多时,也没有超过千万,而身边好几个朋友都是“千万级”的富人。

2002年,因家里困难,初中英语(精品课)第一册还没学,14岁的老许就出来打工了,在一家冷面馆当厨房学徒,每天洗碗、切菜、送餐、拖地,从早上6点半忙到晚上10点,工资300元。往后十几年里,老许一直努力工作,“衣食住行,什么行业都干过”,卖酒卖服装,还当过会计,为此花了一个月时间学会了办公软件。他感到自己最有钱的时候,不是事业顶峰期,而是十七八岁那会儿,“同学还傻傻地上高一高二”,自己已经挣到四五万了,家庭状况也好起来了。那时的满足感是最大的。

  18岁至24岁那几年,事业红火,月入三万,有房有车,就差结婚生子了。节骨眼上,跟女友兼生意搭档分手了。婚结不成,生意也做不下去了。老许干脆在家闲着,白天睡觉,晚上约酒,两天一箱,昼伏夜出,还染上了赌博,把钱几乎挥霍光了,只剩下一套自己现在已买不起的房子。

  他觉得什么都经历过,什么都玩过,什么地方都去过,什么风景都看过,再没有什么可以打动自己了。“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北京,觉得真好。做生意后,全国各地跑,时间长了,到一个新城市,看水泥还是这样,铁还是这样,树还是这样。那时候觉得,人生也就这样了。”颓了一年,忽一回首,只见啤酒瓶。父母又训又劝,七姑八姨介绍对象、安排工作,但家乡城市熟人多,他待不下去,逃到了北京。

  在北京找工作,他才意识到学历的重要性。来北大当保安,发现还能学习。老许又重新有了生活目标——考大学文凭。

在学习上,老许也充分发挥了他“工作狂”的体质。每天上夜班,下午2点到晚上10点都用来学习,有时白天睡两个小时,就起来看书,累了睡一会儿,醒了接着看。春夏秋冬,日复一日。北京冬夜特别冷,凌晨1点后几无人出没,老许穿着大袄值班站岗,手冻得通红,还拿个小卡片,背知识点。

  别人说老许考学辛苦,老许觉得别人大惊小怪。他发现,自考的人都是边工作边学习。“我就是闲着没事干,而且特别想拿这个证,没什么值得另眼相看的。”

  一年半里,他先考上了专科,接着考本科,“就像玩游戏做任务一样”,一路过关斩将,“势如破竹”,最后在从未学过的英语上,挂科了。

  他的人生再次刹车了。仔细回想,14岁出来打拼,自己养活自己,吃苦成了习惯;做生意挣到钱后,也一直在工作,从早忙到晚;来北大当保安,长达一年半功利性的疯狂学习。似乎一直在极速奔跑,以至于时间过得太快。现在他想明白了,他停下来,放慢了脚步,感觉生命长一点。

  从14岁开始,老许一直看书,国内国外,畅销冷门,经管、历史、金融、哲学,什么书都看。工资尚且七八百时,就要花三四百买书,天天看,一个月看两三本。22岁以后,不怎么看了。书看多了,也觉得千篇一律,看过就忘,至今记得的,就几本,《人性的弱点》《艾略特波浪理论》《证券分析》《沉思录》。

  老许在北大听过几堂课,教授讲个典故,都是自己知道的,觉得无趣,再不去听了。“知识,金钱,(现在)对我都没什么吸引力。”前段时间父亲打来电话,想安排他到一家公司当个小经理,他没同意。

  他觉得老赚钱也没意思。他说见过很多有钱人,生活不幸福。以前拼命工作挣钱时,日子是充实,但特别辛苦,每天精神紧绷,说话快,做什么事都特着急,身心俱累。现在他认为,人只要过得开心就行,“生活方式自己选,怎么顺心怎么来。”

  夜里值班,老许经常看着北大学生外出自习,想象他们经历多大磨难,才考上北大;在北大想拔尖,必须疯狂学习;一到期末或考研,就通宵备考写论文;毕业工作了,更是忙忙碌碌,累无止境。思及此,幸福感油然而生,自己想学习就学习,不想学就不学,没有压力,生活最闹心的事,也不过是没睡好觉时赶上了加班。

  他没想好考完本科之后要做什么,他想过当律师,当作家,想坐办公室喝茶,也想学好英语出国。马上30岁了,他希望找一个真正喜欢且可以谋生的事业,“很多人穷尽一生都找不到,所以那些找到的人特别幸福,大多数人都是得过且过地找个工作,每天温饱,一辈子就过了,多没劲。”